渔护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渔护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铁矿石谈判未鸣锣供需双方暗战升级流量

发布时间:2019-11-20 17:13:49 阅读: 来源:渔护厂家

铁矿石谈判未鸣锣供需双方暗战升级

必和必拓、力拓和淡水河谷,三家国际矿山巨头控制了全球70%的铁矿石供应量。在这场全球利益大博弈过程中,无疑占据主动地位。

底牌一:造势

虽然2010年的铁矿石谈判还未真正开始,进口铁矿石的价格走势却已经出现了国人不愿看到的疯狂上涨。从9月份开始,进口铁矿石的价格就在一路飙升,到岸价从每吨81美元,一直涨到了现在的每吨120美元,屡创年内最高点。

早在10月中旬,一家国外媒体就引用三大矿业巨头中的一位不愿透露姓名人士的话称,明年的长协矿应该上涨30%~35%。这也是供需双方对新年度铁矿石长期价格走势的首个有明确幅度的判断。

在此之后,力拓集团铁矿石事业部首席执行官Sam Walsh又表态,中国市场的现货价格已经比去年的基准价格高出了27%,这个事实将成为谈判的基础。

“那个时候提出涨价30%~35%,时机选得恰到好处。”在接受央视采访时,“我的钢铁网”资讯总监徐向春这样分析,因为中国钢铁工业协会每年11月都要在青岛召开关于钢铁原料的国际研讨会,每年的研讨会往往就被视为是长协矿谈判的序幕,而在序幕拉开之前先入为主地提出上涨30%到35%的预测,显然可以对众多分散的需求方产生巨大的影响。

底牌二:操纵海运

今年以来,矿山企业还想进一步操纵海运。

最近,三大矿山都在做一件事情,就是跟一些钢厂洽谈签署海运COA协议(Contract of Affreightment,也称长期运输合同)。而以前,这些协议可都是船运商来签的。

由于控制了全球70%以上的矿石贸易,矿山企业通过在市场上大量租船,就可以轻易推高海运费,然后,矿商将租来的运力重新向市场释放,又可以打压海运费,这也成为今年BDI指数大幅上涨和下挫的其中一个重要原因。

“矿商需要与船东签订长期运输合同时,就压低运费;相反,需要跟中国钢厂签订现货销售合同时,就把运费推高——以此赚取差价。”胡凯总结道,这让中国的钢厂,尤其是中小钢厂,在海运费上吃的苦头比铁矿石价格本身还要多。

一个明显的例子是,今年的铁矿石谈判,中钢协一直强调降幅至少要达到40%,实际上,降幅40%与日本和力拓达成的“首发价”降价33%相比,只有6美元/吨的差距,而从今年1月到11月,从巴西和澳大利亚港口到国内港口的现货海运费每吨分别上涨了40多美元和10多美元。显然,海运成本的影响远大于矿石本身价格的影响。

底牌三:指数定价

早在2008年开始,传统的铁矿石长期谈判机制,就已经被澳大利亚企业获得高于巴西淡水河谷率先与钢厂签订的涨幅而撕开了一道口。2009年,矿山巨头更是以与中国钢铁企业没有谈出结果而草草收场,使传统的铁矿石长期谈判机制进一步破裂。

在矿山企业心中,是否执行长协机制,已经不再重要。

这一观点的带头者,当属必和必拓。从2007年开始,必和必拓就在向中国的钢厂推广其现货指数定价的想法,并没有得到太多的响应,不过在2008年,必和必拓已经获得了中国之外的部分钢厂的响应,2009年度的合同,已经有三分之一实现混合定价。

力拓虽然没有明确提出现货指数定价,但公司发往现货市场的铁矿石所占的比例,也是越来越大。

远在巴西、曾经是长协机制坚决拥护者的淡水河谷,最近的立场也开始动摇。淡水河谷首席执行官阿格内利最近表示,如果客户热衷于现货买卖,那我们就去现货市场,“对我们来说哪种方式都可以。”

中方未雨绸缪三“底牌”:减税、找矿、“中国价格”

陈姗姗

2010年度铁矿石虽然还未正式鸣锣,但供需双方暗战也已逐步升级,作为全球铁矿石最大需求方的中国钢企,手中握有三张“底牌”。

底牌一:减税

昨天,工信部网站上的一则《工业和信息化部关于做好减轻企业负担工作的指导意见》(下称《意见》)的通知,给处境艰难的国内矿山企业吃了一颗“定心丸”。

《意见》中指出,要针对我国冶金矿山企业社会负担重、税费负担高、长期受国际市场冲击、缺乏竞争力、经营困难的问题,开展冶金矿山企业负担专项治理,减轻冶金矿山企业负担。

更重要的是,目前国内矿山企业的税赋也远比国外矿山要高。它们不仅需要交纳17%的增值税,还要上缴9元/吨的资源税,加上矿山资源补偿费等各种税费综合起来,是1994年税改前的4倍。

当时的税制改革,使矿山企业的增值税负担比税改前征收产品税时增加了1倍以上,而冶金矿山资源税更是提高了10倍。

在工信部公布的《意见》中指出,各地减轻企业负担工作机构要按照《意见》精神,结合地区实际,制定具体减轻冶金矿山企业负担的实施措施,并于2010年3月底前报送工业和信息化部。“以帮助冶金矿山企业尽快走出困境,促进国内冶金矿产品市场健康发展,减缓进口铁矿石对我国钢铁工业的制约,保障我国钢铁工业经济安全和健康发展。”

对此,联合金属网的分析师胡凯预计,由于地方政府无法改变税收,可能会通过相关补贴政策来减轻冶金矿山企业的负担,而减税措施,还需要国家财政部来统筹决定。

底牌二:找矿

在几天前,同样是一则重磅消息被释放出来,中国冶金地质总局召集多名地质矿藏专家讨论后形成共识——经过对冀东地区勘探,预测该区铁矿潜在资源量高达100亿吨。

这是除了减税之外,另一影响铁矿石谈判、明显利好中方的重大消息。

另据相关数据,中国铁矿资源潜力大于100亿吨的矿床有2个,目前中国具有9亿吨铁矿石年产能,在建和规划建设的矿山规模到2015年铁矿石产能将达到每年12亿~12.5亿吨。

中投顾问流通行业研究员黎雪荣认为,全球稀缺资源将成为各国抢夺的重点对象,资源优势方也越发具有操控资源市场价格的能力,同时在谈判的话语权方面占据更多的优势。我国在冀东地区铁矿石资源的这一发现,未来将能缓解中国铁矿石短缺的这一资源危机,同时也是对世界铁矿石垄断商的一种挑战,可能间接影响到海运市场的运价。

不过,与三大矿山巨头相比,国内铁矿石多是贫矿,一些品位只有10%的矿石都在开采,采矿技术难度大,开采成本也就成倍提高。另外,去看看必和必拓和力拓在澳大利亚的矿山,放眼望去一片露天矿,而国内的露天铁矿石却越来越少,大部分矿山都要深入地下,矿井越打越深,开采成本也就越来越高。

底牌三:“中国价格”

中方祭出的第三招,是寻求建立在长协矿价格基础上的“中国价格”。

负责协调中国钢铁企业进行谈判的中国钢铁工业协会,是提出“中国价格”的倡导者。今年8月,中钢协就曾与澳大利亚第三大矿石生产商FMG达成有条件的铁矿石价格协议,价格较力拓与日韩等国钢铁企业达成的年度“首发价”协议低约3%。今年10月,中钢协秘书长单尚华又公开表示,中国是铁矿石的最大买家,要求矿业巨头适时给予“量大价优”的照顾。

目前中钢协会长邓崎琳掌舵的武钢,则是“中国价格”的率先实践者。上个月,武钢就与委内瑞拉矿业集团公司达成协议,将从后者长期(5年以上)采购铁矿石每年达数百万吨,而长期协议的价格将有别于钢厂与三大矿山达成的首发价,遵循中钢协一直推行的“中国价格”。

中国企业一直在开拓三大矿山之外的货源,“俄罗斯的铁矿石、南非的铁矿石含量也不错,距离我国比较近的蒙古铁矿石也可以开采,归根到底就是要扩大货源,寻找多元化的供应市场。” 原五矿化工进出口商会副会长周世俭指出,“眼下,三大铁矿石巨头确实是占垄断地位,但是这个垄断是可以打破的。”

大胸女

翘臀图片

制服 丝袜

制服丝袜电影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