渔护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渔护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七一双破鞋-【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5 21:09:10 阅读: 来源:渔护厂家

“难道凶手敢袭 警?”

”道你忘了,已经死了一个了?”我想笑,却发现自己笑不出来。

吴子明撸了撸袖子,站住不动了。

“凶手已经开始急了。不然的话,他不可能犯这种低级错误的。我也想知道,咱这个对手究竟是疯子还是傻子。”我示意吴子明往后退,随后,一脚掀开了床单。

床下,露出了一双睁着的眼睛!

“出来! ”我大声喝道,掏出了别在腰间的手枪,放在了身前,他恰好能够看见的位置。

然后下一刻,那双眼睛却又消失在了黑暗中,他又把身子往里缩了缩。床下传出了一阵令人牙酸的摩擦声,像是泡沫板在墙上摩擦的声音,随后又戛然而止。

既然到了现在,说是瓮中捉鳖也不为过,我并没有急着蹲下身去,反而后退了一步,生怕这家伙破罐子破摔从床底下窜出来拿把刀子捅我,毕竟从村长家的尸体来看,这家伙可不是什么善男信女。

“你现在已经跑不了了,出来吧,放下你所有的武器,不然的话,我就要开枪了。”我打开了枪的保险。

没有声音。正当我恼怒之际,一股蜿蜒的水流从床底慢慢淌了出来,我先是愤怒,随后又是好笑,这家伙竟然被吓尿了?不知道为什么,看到这尿我心口一松,随后又喝道:“我再说最后一遍,出来!”

依旧没有声音。看来这凶手是铁定心要抗捕了。吴子明的脸上早就挂满了不耐烦,见状一把掀开了床褥子,蹲下身伸手就往里抓,就在此刻,那人却突然从床底翻了出来。看他还没站稳,我急忙伸手去抓,那人的肩膀很瘦,却很有力,一挣之下险些挣脱。

我加紧了手上的力气,下一刻,那人转头看着我,黑布缠头,只有一双狭细的眼睛闪烁着恶毒的光芒。我这一怔神,一把闪着寒光的匕首就朝着我的眼睛刺来。我赶忙偏过了头。还没等我偏多少,那人的匕首却转向刺向了我的手臂,下一刻,手臂便传来了一股冰凉感伴随着刺痛,我痛吼一声,急忙松开了胳膊。

蒙面人一击得手,转身便从窗子一跃而过,打碎了扇玻璃。我赶紧跑了过去,想从窗子那边翻出去,却发现此刻主屋的灯忽然亮了,女主人披头散发的脸从窗户缝中漏了出来,破口大骂:“天杀的,你们不睡觉,我们还要睡呢!”

蒙面人拿着匕首愣愣的看着她,场面一度非常尴尬。

女主人一看窗外的不是我们这几个警察而是一个蒙面人,顿时又啪的一声关了窗,主屋的灯瞬时又灭了。

趁此机会,我赶忙翻了过去,吴子明这货也从门口冲了出来,二人顿时一起向他冲去。蒙面人也不傻,一看吴子明那雄壮的身躯,双腿发力,跑得比兔子还快。我们两个也不敢懈怠,卯足了劲在他身后追。

此刻天已经黑了,那人又是一身黑衣,幸亏月色不错我们才没有跟丢。一路上七折八拐,路上又满是小坑跟石子,跑着跑着,我的双腿就跟灌了铅一样,越跑越慢,吴子明跟在我身后,喘气声跟抽风机一样,这家伙本来就不擅长跑步。那人却依旧灵敏的跟兔子一样,领着我们跑到了田地那边的大棚区。

住在乡下的人可能知道,冬天里的大棚都是住人的,有些农户为了防贼还会养条狗放在棚子里。随着我们三个过来,一声声狗叫也响了起来,一个个大棚也透出了昏黄色的灯光。

终于,在一个大棚前,我们跟丢了。看着四周密密麻麻的大棚和大棚口一个个衣衫不整脸上满是怀疑的人群,我深吸了一口气,对吴子明说道:“走吧,不追了 。”

吴子明张大了嘴呼着气,一股股白气在空中凝结成雾。听见这话,吴子明愣了下,喘着粗气问道:“这里人这么多,让他们帮咱们一起找不是正好吗,怎么到这里了你却不追了?”

“先回去,回去你就知道了。”吴子明将信将疑的看了我一眼,还是跟我走了回去,从始至终,没有一个村民出来向我们说话。

一个也没有。

凭着残存的记忆,我们两个慢慢摸索回了借宿的那户人家,主屋的灯依旧关着。我站在门外,敲了敲门,自顾自的喊道:“那个劫匪已经走了,没事了,你们可以睡了。”随后便走了开来。

一进屋,吴子明就指着地面的血惊喜的喊道:“老大,那个S B流血了,明天咱叫人来化验下,他就跑不了了。”

“s b,那血是我的!”我坐到椅子上,撸起了袖子,一滴滴血顺着衣服躺了下来。借着灯光往自己的胳膊上看去,伤口很细,好像也很深,我没敢掰开细看。

刚才忙着追凶手的时候并没觉得多疼,现在一看却发现自己那条胳膊上的衣服已经被血浸透了,贴在身上有种湿漉漉的感觉。痛觉神经好像现在才反应过来,一阵阵的疼痛不断从胳膊上传来。

我一只手脱下了衣服,随手扔在了地上让吴子明从行李箱里拿了一截纱布,让他给我绑上了。期间吴子明本来想拿伙计给我把伤口那边烤一下,被我给拒绝了。

我点上了一根烟,在椅子上闭上眼睛。本来以为十拿九稳的一件事,没想到凶手没抓住,自己反倒废了一条胳膊。靠,我这种人果然还是更适合坐镇后方出谋划策,临场搏杀这种事,我是真不适合。如果当时….

“老大,你刚才为什么不让俺追了?”吴子明的声音响了起来。我睁开了眼,看着他说道:“还记得吗?我当初猜测凶手可能不止一个人,因为一个人的话很难在不被村子里的人发现的情况下把尸体运到河边抛尸。今晚凶手的举动,恰恰证实了我的想法。

他既然敢往那边跑,就说明对他而言,那里反而更安全隐蔽。我有百分之八十的把握,另一个凶手就是大棚里的一个的村民!让那些不知情村民帮忙更是笑话,看不到还好,看到了说不定又多一条人命。而且,比起警察来,人们往往更怕的是杀人犯。”

说到这,我顿了下,问道:“吴子明,你也回答我一个问题,为什么你在床底下那边墨迹了那么久?如果你能及时出来的话,我就不会受伤了,凶手也绝对跑不了!”

吴子明吸了一口烟,一脸郁闷的说道:“妈的,等会你进去闻闻就知道了,床底下的那双破鞋,我就闻了一口,差点一口气没上来!”

变态板战魂西游

神仙谱手机安卓版

破天一剑九游版

山海仙魔录ol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