渔护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渔护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炎少甫之再次相见[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5 22:50:46 阅读: 来源:渔护厂家

我叫炎少甫,作为一个写恐怖小说的作者来说,每日一个恐怖故事必不可少,但是有些事情不是可以用语言描述的出来的。

我今天闲来无事,坐在房间里实在没什么灵感,就出来走走。路过咖啡馆的时候鬼使神差的抬了一下头,这一抬头害我差点摔了一跤。

咖啡馆里面的人不多,但是在靠着窗户的地方坐着一个女孩,女孩大概五六岁的样子,不过女孩身上的着装却不是现代人的样式,反而像是清朝末年的衣服。我看第一眼就知道这个女孩不是人,咖啡馆里面没人知道女孩的存在。

我本想不去理会,但是脚步听使唤的跨进了咖啡馆。我坐在女孩的对面,一开始我装作看不见女孩,因为既然我已经进去了,我就要知道女孩为什么一个人坐在这里。

当我坐下的时候我感觉到女孩看了我一下,我的心差点跳了出来。这时候服务员过来问我需要什么,我点了一杯卡布奇诺。服务员微笑让我稍等片刻。

咖啡端上来之后,我品尝了一下,然后装作若无其事的抬头向前扫了一眼。女孩没了,我一惊忙转头寻找,发现女孩就坐在我旁边的位置。当时我就意识到女孩发现了,念头还没闪完女孩就说话了。

哥哥,我知道你看得见我,请不要抓我走,我不会害人的,我在等我的爸爸来接我回家。

听了女孩的话,我看着女孩问她怎么会在这里。

女孩说我的家在这里,我一直坐在这里就没有离开过,可是我的家被人家拆了,我找不到我的家在哪里了。我就坐在这里等我爸爸过来接我,可是我等了很久,爸爸也没有过来。哥哥,你看得到我,我真的好开心,你可以帮我找我的爸爸吗?

我问女孩知道自己多大吗?

女孩说,自己今年八岁,爸爸三十一岁。女孩叫杜欣欣,女孩爸爸叫杜华。

我问女孩爸爸和妈妈去哪里了,女孩说爸爸打仗去了,不知道妈妈是谁?

女孩继续说,打仗很可怕,我躲在这里,听到外面很多声音,很响,爸爸走之前跟我说,让我不管外面有什么声音都不要出来,就躲在这里直到他过来。可是我等了很久爸爸都没有过来,外面的声音没有了,我很饿,就跑了出来,刚出来我就听到一声巨响,之后我就一直在这里,我的肚子也不饿了。

听到这里我知道女孩应该是徘徊在了这里,无法离开,因为女孩心中有执念,她相信自己的爸爸一定会来找她。事隔多年,女孩爸爸早已不在人世,或许在战场上就已经死亡。

我跟女孩说,只要你放下心中现在想的,你就会见到你的爸爸了。女孩听了两眼兴奋的问是真的吗?我点头肯定的说是的。

我说你闭上眼睛,认真的回想与爸爸在一起的情形。女孩听话的闭眼,渐渐的女孩的身体变得透明,我看到女孩的彻底消失的那瞬间她的脸上洋溢着幸福的微笑。

小镜子跑出来对我说好感人啊,我要哭了。

我拍了下小镜子的脑袋说,你一天到晚就知道睡,这个时候才出来干嘛。

主人,我发现你好帅啊!

我正在喝咖啡,差点被小镜子的一句主人给吓的喷出来。你叫我什么?

主人啊,你解脱了我,又救了这个小女孩。我发现我好崇拜你。以后我要跟着你成为一个斩妖除魔化解恩怨的人。

小镜子若是按神人魔三界算的话,你应该属于魔吧?

主人,我是好魔。

自此以后我的人生就又多了一笔精彩的插曲。小镜子其实挺厉害的,我虽拥有一双阴阳眼,但是却没有正儿八经的学过什么法术,阵法是我从书中看的,觉得自己挺感兴趣的就随意学了几个。

小镜子教我如何运气,如何吸取自然之精华,如何修炼法术。转眼间我已经可以隔空移物了,我说小镜子你挺厉害啊!

小镜子一听我夸他,立马尾巴都翘起来了。

数月之后,我和小镜子出来逛街。正逢夏日炎炎,街上看不到几个人,幸亏小镜子教我凉身术,不然我也懒得在这烈日之下出来了。

一个人从我身边走过带来一阵风。

>>

不对,这人怎么可以在如此炎热的夏季穿着一身棉衣,他把自己裹得很严实,连脸上都蒙上了,包括眼睛还戴着墨镜,这种情况无非就是这人怕光。那么怕光的还是人吗?

我和小镜子偷偷跟上了这个男的,小镜子教了我很多,唯独没有教我怎么跟踪人。于是我此刻就被绑在这个黑暗的小屋里面。小镜子跳到我面前说,主人,这人很厉害,幸亏他看不见我,不然我也要被绑了。

我听着小镜子说着风凉话,瞪了他一眼说,还不赶紧给我松绑。我站起来打量了一下这个房间,发现里面什么都没有,除了一扇窗。小镜子透过窗户看外面说,哇!

我问小镜子看到了什么,小镜子说了一句话差点噎死我。他说什么都没有,就一片白。我说那你哇什么。他说习惯用语。

这个时候门打开了,我看到那个男的走了进来,此时的他没有把自己裹的那么严实,除了一个墨镜还戴着,我没有说话就这么静静的看着他。他似乎并不惊讶我已经解开了绳子。

阴阳师,你好!原本我还想找你,没想到居然你自己送上门了。

我一听他这话就觉得不妙,我想想自己近来也没跟谁结仇啊。

那男的看我迷惑的样子说,“你还记得杨小言吧!”我恍然大悟,可是我跟杨小言最多也就见过一次面,怎么也想不起来面前这男的。

“你离开常州之后,杨小言就与我断交了,我从她嘴里听出你是一个阴阳师,呵呵,我倒想看看她心心念念的阴阳师有多厉害,在我看来不过如此。”

“你说什么,她没再交男友,你是她的男友,那她在网上还跟我谈了…是我同意的,她说只要救出她的妹妹,她就会回到我的身边,我居然相信了那女人。她现在心心念念的就是你这个所谓的阴阳师。”

我看到面前这个已经疯狂的男子,为杨小言庆幸她甩了他。不过当听到杨小言居然还记得我,我的心里还是挺开心的。

“杨小言现在已经被我控制了,我跟她说只要杀了你,我就会回到她的身边。”这个男人的已经彻底疯了,我要救出杨小言,但是我不知道杨小言现在在什么地方,看来只能自己做诱饵了。

“你说吧,你要怎样?”那人估计没想到我这么痛快,有写不知所措,不过很快他就反应过来,把自己绑上,我听话的把自己绑起来。只要他一有出格的,我就动手。就算我不动手,我还有小镜子。

那男的出去了,回来的时候居然把杨小言带过来了。早知道杨小言在这里,我就不那么听话了,说做就做,绳子是我自己绑的,我很快就解开了,杨小言看到我在这里,显然很惊讶,我给了她一个放心的眼神。

那男的把杨小言拉到一边,自己就转身拿工具了,我趁他转身之迹一个倒挂金钩把他横扫在地上。没想到这男的这么不经摔,一下子就晕了。我解开杨小言,她激动的都说不出话。

后来我们把这男的交给了警察,最后断定这男的有间歇性精神病。杨小言自然而然的成了我的女朋友。后来我才知道原来杨小言的身份也不简单,不过对我来说这个身份可是帮了我大忙。

>>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